Access Consciousness 是 Cult麼?


Access Consciousness 是 Cult麼?

撰文/Chutisa Bowman

作為一名Access導師,我常常被問到一個問題,就是——“Access Consciousness是Cult(備注:根據維基百科,“Cult”通常是指有著某種宗教信仰、精神或哲學追求的社會團體,抑或針對某一特定人格、對像或是目標有著共同追求的社會團體,本身極具爭議性。沒有精准對應的中文翻譯,較為接近的表達為“邪教”)麼?”這促使我開始研究Cult到底是什麼,以及為什麼人們對此有著那麼強烈的恐懼和不安。

每當有人談到Cult,我便會問對方一個簡單的問題:“你所謂的‘Cult’是什麼意思?”我發現,大多數人對於Cult的印像就是:擁有某種信仰的封閉團體,往往由一位極具感召力的領袖帶領,身邊圍繞一眾虔誠的信徒,而他們的所信或所行在外界看來則是不正常或是詭異的。

對於一些人來說,“Cult”一詞可能激發這樣的想像:身著奇裝異服、剃著光頭的人,在繁忙的街角跳舞、吟唱,又或是一小群極端分子,在一處遙遠的農莊過著隱居生活。甚至可能還有:一幫遠離朋友、家人甚至社會的人,或是涉及違反法律、道德行為的危險、陰暗宗教組織。

“Cult”一詞常常被很多不了解其所指和含義的人隨意應用。大多數人認為Cult是負面的,超過公認的“正常”或是“社會利益”的範疇。如今,Cult的負面意涵常被用來形容一類有著奇怪、詭異信仰,對人高度洗腦,並參與犯罪行為的精神團體。很多與Cult有關的概念其實都是媒體一手塑造的。

那麼,“Cult”到底是什麼?

就其原始意涵而言,“Cult”一詞並沒有貶低的意思。它源於法語“Culte”(對上帝、神、聖人等的崇拜;宗教信仰),與拉丁祭儀密切相關,代表“關懷”和“崇敬”之意。這一意涵由Latin Cultus(拉丁祭儀)演化而來——也是“Colere”的過去分詞形式,意指“培養”。該詞被用於表達“崇拜”或“敬神”。

《世界百科全書》給出的解釋是:“傳統上,‘Cult’一詞用來指代任何一種表達崇敬的形式或宗教儀式。”由這個定義而言,所有的靈性和宗教組織都可以被歸為Cult。在學術文獻中,舉例來說,我們經常可以看到早期的基督教會被稱作“Cult”以及類似事物被稱作“聖母瑪利亞Cult”。時至今日,Cult一詞有了截然不同的意涵。當人們控訴一個團體是Cult的時候,進入他們腦中的概念沒有一個與上述那些原始意涵相關。

自20世紀中期開始,公眾對於“Cult”一詞的認知開始有所扭轉......Cult被注入更多貶低、負面和評判性質的意涵。今天,很多人用它指代在他們看來不合常規或是危險的活動、團體,而這通常涉及法律層面判定的危險或是具有危害的Cult(比如那些倡導謀殺、虐待或是自殺的)。

在審視“Access Consciousness是Cult麼”這個問題之前,讓我們好好回顧一下《世界百科全書》給出的定義、Cult領域權威人士的說法,以及群眾運動的本質。Eric Hoffer就是這樣一位思想領袖,同時也是暢銷書《The True Believer》(真正的信徒)的作者。他堅持認為:“Cult(群眾運動)吸引和擁有追隨者,並不通過它的教義和承諾,而是借由它所提供的庇護,讓人們遠離焦慮、貧瘠、失去生存的意義。”

不過,他也承認一些運動是好的,一些則不然。他關注的是運動的特質和策略,而不是所持的道德觀。在書中,他深入研究了那些失落不滿人群的心理,那些渴望因為某些理由犧牲自己的生命,從而帶給自己毫無意義的人生一些重要性的群體。那些尋求在這類運動中犧牲自己的不滿的人,通常帶有這樣的狂熱態度——用Hoffer的話來說就是——根本上從自我逃脫出來。Hoffer強調:“對於那些失落的人,群眾運動(Cult)提供的是一種替代,要麼是替掉自己的全部,要麼是獲得讓生活變得可以忍受的因素,而這是他們自己無法達到的。”

自從讀過《The True Believer》這本書後,我對Access Consciousness與現今大眾、媒體和法律定義的Cult的本質不同有了更多清晰度和覺知。根據Hoffer的定義,Access Consciousness屬於他書中描述的那種“實際的組織”。Eric Hoffer詳述了一個實際的組織與一個Cult的區別,原著中總結得非常精辟:

“投奔大眾運動與擁護實際的組織有著本質的不同。實際的組織提供自我提升的機會......另一方面,大眾運動(Cult)吸引和擁有信徒,並不是因為它可以滿足個體成長的需求,而是源於滿足個體自我犧牲的狂熱情懷。Cult提供的是一種替代,要麼是替掉自己的全部,要麼是獲得讓生活變得可以忍受的因素,而這是他們自己無法達到的。”

Hoffer對大眾運動(Cult)的觀點之一就是,他們是那些自我價值匱乏的人的出路,這種匱乏不僅僅是在外界看來,更加重要的,是他們自己的判定。

以Hoffer的視角來看,Access Consciousness是一個貨真價實的實際組織,因為它的主旨就是提高意識、覺知、知曉和自我提升。Access Consciousness的目標是引領人們隨時隨地意識到自身的覺識力,意識到可以選擇自己真正所是的偉大。Access Consciousness並不提供被Hoffer描述為“自身全部”的替代,因為它做的是賦予你能力找到自己的資源、覺知和內在知曉。

Eric Hoffer提出,如果一個組織的活力源於其信徒統一的步調和自我犧牲的傾向,它就是一個Cult。以他的原話總結來說,就是:“一個大眾運動(Cult)的首要任務是培養、完善、永續一種協調一致的步調和自我犧牲的品質......任何團體或組織無論出於什麼原因,試圖創建和維持這樣一種緊密的一致性以及隨時隨刻做好自我犧牲的准備,通常顯現出的就是大眾運動(Cult)的特質。”

與之形成對比的是,Access的活力和成長並不是源於對個體自我犧牲狂想的激發和滿足。它鼓勵人們積極、主動地提升自我。實際上,它啟發人們允許自己成為他們生命中最重要的元素,而不是讓其他任何人的需要、欲求和渴望成為他們創造的源泉。Access Consciousness提供工具和洞察,以喚醒人們的覺識力——他們可以覺知、知曉、成為和接收無限的一切。Access Consciousness引領人們意識到他們手中總有選擇。它是有關覺知、選擇和可能性的,而不是排除。根據Hoffer,Cult做不到這些,因為如果他們允許個體擁有自己的利益、選擇和覺知,組織就會毀滅。

Hoffer在書中明確寫道:“一旦其緊密性有所松懈,並開始支持自我提升作為合理的運動動機,大眾運動必然會失去自己的號召力......對於宗教和革命組織來說也是一樣:它們是否會發展成為大眾運動,並不取決於它們所宣揚的教義和規劃的項目,而是它們對一致性和個體自我犧牲傾向的關注程度。”

以這種觀點來看,如果作為一個Cult,Access Consciousness是不可能成功和達成什麼的,因為它並沒有要求人們犧牲自我或是為了融入集體拋棄個人特質、消融自我。Hoffer強調為了成為Cult的一員、成為一個緊密的整體,其成員必須放棄很多東西。Cult要求他們放棄隱私、個人判斷,通常還有個人財產。他們必須成為一個追隨者(真正的信徒),依據Cult領導者的觀點過活。與之截然不同的是,Access的創始人對收集追隨者並無興趣。他感興趣的是賦權。他說過,讓人跟隨一個所謂的領導者並不是真正的領導力。掌控和帶領是不同的。Cult掌控你的人生。一個真正的領導者知道他們將要去向哪裡,並邀請你一同前往,但是選擇權在你手中。如果你不願一同前往,這也是你的選擇。

此外,如果作為一個Cult,Access Consciousness也不可能成功地推廣自身,因為它鼓勵人們覺知、知曉和承認“沒有任何人、任何事比你自己的意識、選擇更加珍貴,以及最重要的,永遠不要為了別人放棄自己的觀點”。Access Consciousness不需要你對任何事情采取任何的觀點。它不要求你相信任何事。你甚至無需相信Access Consciousness的工具是有效的才能去學和成功地運用它們。它幫助你獲得自己的觀點,因為只有你知道自己人生的全部,以及什麼對你來說是行得通的。只有當觀點成為一種限制的時候,Access才會建議你放棄它。Access Consciousness沒有案,只有提問。Access Consciousness鼓勵你提問:如果你所擁有的觀點並不必然成為一個限制,那會怎樣?如果你所擁有的觀點代表著一種可能性,那會怎樣?

所以......Access Consciousness是Cult麼?還是一種引領創造的源泉?